双子黄诗雨

【TCW全员】In the Mirror

Grenier d'Abondance:

一看就有病的镜像宇宙


失眠again,需要西斯王




雷克斯上尉看了看一塌糊涂如同地震现场的底舱,叹了口气:“不行,彻底报废了,没法开了。”


“我们又需要某人发挥他的修理技能了。”欧比旺说到“又”时故意加重语气,并且白了驾驶员一眼。


“这不是我的责任!”安纳金立刻反驳,“不知道什么原因,飞船突然不听使唤了!对不对,阿索卡?”


“的确,无论怎么操作她都没反应,”娇小的托格鲁塔族少女从副驾驶座上一跃而起,“就像遇到了牵引力场一样。”


“原来不是安纳金的错,也算难得。”欧比旺挑挑眉毛。


“不要老拿那几次偶然说事啊老家伙。”安纳金不满地嘟哝道。


“将军,我觉得我们得换部件,”雷克斯的声音从底舱传来,“超空间引擎损坏太严重。”


“上哪去换?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!”


“师父,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小镇?”阿索卡挥手指向地平线,那里隐约可见错落房屋。


“这样吧,我和阿索卡、雷克斯去找这颗星球的智慧生命,”欧比旺用原力召来外袍,“你留下来修飞船。”




虽然独自一人,但是安纳金的下午过得十分充实,他先是花了一个标准时做了一些基础修复与清理,然后又用了三个标准时给帕德梅写情书。等涂涂改改的情书终于写好,这颗陌生行星所围绕的恒星也已落山,夜幕随之降临。


然而欧比旺一行仍然没有回来。


“这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,”安纳金自言自语,“老家伙怕是又遇上什么麻烦了,看来还得我出马。”


安纳金的嘴角浮现得意笑容。他轻快地走出飞船,向城镇方向进发。由于天色已暗,他很自然地启动光剑,当电筒照明。


半小时后,他不得不承认欧比旺那句“在不熟悉的地方不要随便掏光剑”有几分道理。


黑暗中的爆能枪光束如同驱光飞蛾一般,密密麻麻地冲着光剑的方向涌来。安纳金一一拨开它们,借着对面探照灯的强光,他也看清了自己的处境——他已被一群严阵以待的士兵团团包围,奇怪的是他们都穿着克隆人盔甲,而为首的家伙身披斗篷,显然是一个绝地将军。


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。


“嘿,是我啊!”安纳金冲那个绝地大喊,“看清楚了,我不是敌人,是天行者!”


对面的绝地顿时会心一笑。


“原来是天行者本人,”他刷地启动光剑,“那真是幸会啊。”


安纳金这才发现,那家伙的光剑是红色的。




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,这一切都太不对了。


安纳金不爽地扭着被拷住的双手,试图换一个舒服点的姿势,与此同时,他开始飞快地回忆这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变故,想理出个头绪来。


他不明白那个伪装成绝地的西斯是如何笼络了克隆人士兵,也不明白为何那家伙激动地对着通讯器吼:“没错,是达斯·维达,我抓到了达斯·维达!”


“谁他妈是达斯·维达?”安纳金忍不住回了一句,“老子是安纳金·天行者!”


“你怎么用回以前的名字了?”西斯瞥了他一眼,“我劝你不要假装悔改以求皇帝陛下原谅,他不会放过你这卑鄙叛徒。”


“皇帝?”


安纳金知道银河系里有女王有国王有公主有王子,但是皇帝这个物种还真没听说过。


至于他是如何得罪那位皇帝的,那就更不得而知了。




欧比旺睁开眼时,只觉浑身酸疼。他试着活动一下筋骨,却发现双臂已被牢牢反绑至身后。欧比旺勉强直起上身,环视一下四周,得到了两个消息。好消息是,阿索卡和雷克斯都在身边安睡,看上去毫发无伤。


坏消息是,他们所处的地方显然是监狱。


“我就知道这是个陷阱,”欧比旺想起了那个满面春风毕恭毕敬的零件商,“他一定是放了迷香之类。”


“呼……这是哪儿?”


阿索卡和雷克斯也醒过来了,两人迷迷糊糊地睁着睡眼,看来还不是十分理解目前的处境。


“我们好像着了道儿,”欧比旺耸耸肩,“先别急,也许安纳金那小子能顺利找过来呢。”


“如果是天行者将军,咱们可以指望他从天花板突入此地实施营救。”清醒过来的雷克斯顺势开玩笑。


“我觉得就师父那德性,他更容易上当啊。”阿索卡戏谑地笑道。然而片刻之后,她便换上一副惊喜表情:“师父,你这么快就来了!”


“这么说你找到了正确潜入方式,值得表扬。”欧比旺循声看向门边。


安纳金一反常态地抱臂矗立,漠然地凝视三人,眼神略带悲凉。良久,他才开口。


“好久不见,诸位。”




“好久不见啊,我曾经的徒弟。”


西斯大帝端坐在豪华的天鹅绒高背椅上,居高临下地俯视他的阶下囚。令他略感郁闷的是,对方的脸上没有一丝绝望,有的只是纯粹的惊讶。


“欧比旺,你什么时候当上皇帝的?”安纳金的眼珠快要瞪出来了,“他说要带我见皇帝时我还在想皇帝是谁呢!你竟然不告诉我你还有另一个身份!”


欧比旺的眉头皱得比安纳金记忆里的更厉害。


“别装疯卖傻,维达,”捕获他的西斯喝斥道,“尽快交代叛军基地的位置,皇帝陛下也许会开恩,让你死得痛快点。”


“叛军?你在说什么?”安纳金更觉迷惑不解,“还有,我都说了我不叫维达!我是安纳金·天行者!”




事态复杂性超出欧比旺的想象。他愣愣地听着不苟言笑的徒弟义正言辞地对他抛出无情指控,在心里随便数了数就发现他被强行安了一堆杀人放火的罪名。


“我会在明天处决你们,”安纳金冷冰冰地总结,“有什么遗言要留下来吗。”


“可是我不是什么西斯皇帝啊!”欧比旺只觉莫名其妙,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安纳金。”


“我和雷克斯也不是帝国走狗啊!”阿索卡也急着辩白,“话说回来,帝国到底是什么啊?”




“西斯帝国已传承千年,由西斯武士团代代守护,”欧比旺端起白瓷茶杯,啜饮一口温茶,“我们接受原力黑暗面指引,把银河系引向繁荣昌盛,但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原力光明面使用者煽动叛乱,妄图颠覆帝国。这些人使用达斯名号,自称绝地,而达斯·维达是绝地骨干力量与叛军领导人。”


“呃……这和我以前的认知很不一样……”


安纳金不安地捧着茶杯,他觉得需要花点时间消化西斯尊主的话。


“我理解,你的宇宙应该和我们的大不相同,”欧比旺会心一笑,“以前我也碰到过平行宇宙穿越来的人,出现这种局面多半是因为飞船被吸入了时空裂缝。”


“我就说坠毁不是我的责任嘛。”安纳金舒了口气。


“维达的原名是安纳金,他是我一手带大的徒弟,”欧比旺继续解释,“然而,最终他被帕尔帕廷引诱,背叛了我,背叛了西斯。”


“帕尔帕廷?”


“他是个狡猾的绝地长老,曾在帝国参议院藏匿多年,”说到此人,欧比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“此前他曾策反杜库,没想到安纳金也没能抵御他的腐蚀。”


安纳金试图脑补帕尔帕廷挥舞光剑的样子,但是并不成功。


“这就是我们的宇宙的大致情况,你还有什么想了解的吗?”




tbc, or never tbc

评论

热度(56)

  1. 双子黄诗雨布洛涅大营菜地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