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子黄诗雨

【镜像AU】In the Mirror(2)

Grenier d'Abondance:

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但是只能靠bullshit解压了


以及一到Anidala就想走琼瑶风




义军司令达斯·维达抿紧嘴唇,来来回回地打量他的俘虏。


“还是没法和他沟通,”欧比旺无奈地看向阿索卡与雷克斯,“好吧,但愿他至少能遵守雅汶协议的约定……”


“我姑且认为你们可能不是西斯,”维达咬住下唇,“你们身上的确不曾表露黑暗面的迹象。”


“我说差不多可以了吧,师父?”阿索卡噘嘴,“开玩笑什么的也该适可而止,给我解开吧。”


维达不予理会,并从袍子里取出通讯器接通。


“有何吩咐,将军?”


全副武装的科迪以蓝色全息图像现身,雷克斯顿时张大嘴巴:“科迪!你在这干什么?”


“替我看好这些家伙,”维达对克隆人指挥官吩咐道,“绝不能让他们跑了。”


“是,阁下。”


“克诺比将军,科迪什么时候从你那跳槽的?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雷克斯不禁咂嘴。


“也许这个科迪并不是我们熟悉的科迪,”欧比旺摇摇头,“我们可能误入另一重时空了。”




穿越时空本身就是小概率事件,而穿越到处处如此奇特的平行时空就更难得了。


欧比旺是皇帝,帕尔帕廷是绝地,他自己先是西斯,然后转职成了绝地。


安纳金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在做梦,狠掐了好几把胳膊才承认他并没有睡过去。


他深吸一口气,提醒自己别忘了正事。


“那个……我师父他们呢?我是说,我的那个宇宙的你……”


“我没有接到发现其他可疑人物的报告,情报机构一有结果会马上向我通报的,”欧比旺的温柔语气很有安抚效果,“老实说,我也挺想见见另一个我,说不定还能向他请教如何有效地管束徒弟。”


“你会失望的,他可能会用上三天三夜和你吐槽我的事迹。”安纳金无奈地摊手。


欧比旺不置可否地拨弄杯中小勺,然后转移话题:“不介意的话,我想带你去见阿米达拉参议员。”


“帕德梅?这里也有她?”虽然仍有些担心师父一行的安危,但是一听到爱妻的名字,安纳金的心情一下子畅快了很多。


“我猜你和阿米达拉参议员也是恋人吧?”见安纳金不吭声,欧比旺便接着说下去,“在我们这个宇宙里,我的徒弟和阿米达拉参议员原本是我亲自撮合的夫妻,直到他被帕尔帕廷诱骗,叛出师门,抛弃妻子。”


“他居然敢伤害帕德梅?”


安纳金开始生自己的气,嗯,这个宇宙的他自己。跟着欧比旺穿行于长廊时,他也控制不住地对尚未谋面的自己生闷气。


不多时两人便来到目的地——一座外观小巧别致的宫殿。


“这是我和皇后的寝宫,”欧比旺介绍道,“阿米达拉参议员今天正巧来拜访她。”


“呃,你的皇后,”安纳金挠着头发,“是不是莎婷女公爵?”


欧比旺点点头。


“看来哪个宇宙的师父都喜欢金发曼达洛人。”安纳金暗想。


步入宫殿时,他不由紧张地屏住呼吸。因为战事吃紧,他已经几个月没见帕德梅了。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立刻去看妻子。


想到此,他就更生那个维达的气了,以至于差点没听到欧比旺接下来的话。


“女士们,容我介绍一下……”不等欧比旺说完,金发女郎便已瞪大双眼,而褐发女郎蓦地从座位上起身。


“安尼!你回来了!”她的声音起初满含无可掩饰的惊喜,但旋即黯淡消沉下去,到最后一个音节时几乎听不见了。


“我……”


要不是还存有一丝理智,安纳金定会飞扑上去和她紧紧相拥。那妩媚优雅的一颦一笑,那明艳动人的如花面容,那秀如明湖灿若星辰的双眸,毫无疑问那就是他最最爱的帕德梅。


幸好残存的理智提醒他,那不是他的帕德梅,他的帕德梅还在另一个时空里等他回来。


话虽如此,安纳金却情不自禁地凝视帕德梅的秀目,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总是满怀情谊,可此刻它们透着哀伤,仿佛在诉说主人的委屈。


让妻子如此伤心,维达真是太可恶了。


“容我介绍一下,”为了缓和微妙的气氛,欧比旺清清嗓子,“这位是从平行宇宙来的安纳金。”


“平行宇宙又来人了?”帕德梅失望地叹了口气,“我还在想安纳金怎么就突然想通了呢。”


“你放心,我迟早带他回来见你。”欧比旺信誓旦旦地说。


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可以让这个安纳金当几天临时爸爸啊,”莎婷玩味地细细打量来客,“卢克和莱娅不是一直吵着要爸爸吗。”


爸爸?


安纳金登时觉得脑子开始嗡嗡作响。


“嗯,顶替几天倒也可以,”帕德梅若有所思地说,“正好双胞胎快过生日了。”


双胞胎?


“在那之前,”欧比旺上前一步,搂过莎婷的肩膀,“我们先给远方来的朋友接风洗尘吧,晚餐你们想吃什么?纳夫牛排如何?”




“天行仔怎么这么抠,安排的伙食比军队食堂的还差。”阿索卡不开心地撇撇嘴。


“塔诺指挥官,这是好事啊,”雷克斯揶揄道,“按照雅汶协议第36条的解释,处决战俘前得让他们吃顿好的,伙食差就意味着我们又多活了一天。”


“问题是,我怀疑师父压根不记得这一条啊!他说他历史都是作弊过的……”


牢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响动,已填饱肚子的三人立刻看向门边,只见科迪正和看守说着什么。他们谈完后,看守打开牢门,并进屋解开俘虏的手铐。


“好家伙,科迪,你果然够兄弟!”雷克斯一下子冲到科迪面前,用力拍拍他的肩膀,“你是来救我们的吧?”


科迪的脸色似乎有些纠结,他迅速抽身离开雷克斯:“维达阁下请你们去见他。”


“维达相信我的说法了?”欧比旺稍稍扭动有些僵直的脖子,看向科迪。


令他好奇的是,科迪的表情变得更纠结了,然而对方还是清楚地回答了问题:“是,现在他相信你们是平行宇宙来客。”




“十分抱歉,克诺比大师,塔诺学徒,雷克斯上尉,”三人刚步入一个小房间,维达便起身朝他们鞠躬,“是我考虑不周,险些冤枉了你们。事实证明真正的西斯皇帝和他的党羽还好端端的。”


“这么说我们是真的误入平行时空了?”欧比旺捋着胡子。


“没错,”维达用原力推来一块数据屏,“我本来也不信,但是你们看今晚的银河帝国新闻。”


“师,师父!”


阿索卡看了屏幕一眼便惊叫起来,欧比旺和雷克斯虽然不曾出声,但是面部肌肉也不禁抽搐。


新闻标题是硕大黑字:“天行者欲同皇帝陛下重修旧好,叛军或将就地解散?”标题下方配了一段全息影像,其内容是一次高级晚宴,在座宾客包括欧比旺、莎婷、帕德梅……以及安纳金。虽然没有声音,但是观众能看出众人相谈甚欢。


“这个安纳金是和你们一块来的吧?”维达的胳膊搭在桌上,双手十指绞紧。


“没错,”欧比旺立刻严肃地说,“他是我徒弟,我以人格起誓,这里面肯定有误会,他不可能和西斯为伍。”


不过,为什么我自己会变成西斯呢……


“我也愿意相信他并不知情,可是这则新闻会对义军形象造成恶劣影响,”维达的话打断了欧比旺的思绪,“我的前师父十分擅长操纵舆论。”


“要么你弄个枪毙皇帝的假录像传到全息网上,”雷克斯挥手一指欧比旺,“这样就可以让那个什么帝国人心惶惶了。”


“不行,帝国情报机关一直密切监视公共全息网,”维达摇摇头,“他们会第一时间删除任何不利消息,并追踪来源,我们承受不起暴露的风险。”
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
“我要马上去义军总部见师父,先和他澄清事实,所以……”维达犹豫着开口, “我希望你们可以随我同去。”


“做证人吗?没问题。”欧比旺挑挑眉毛。


“不止如此,”维达再度起身,深鞠一躬,“我想请你们帮我对付帝国。”




“帝国政体……倒也不赖……”


安纳金侧躺在沙发上,试图消化今天接受的庞大信息量。


从欧比旺的讲述来看,这个宇宙的西斯武士团和他所知的绝地武士团其实差不多,他知道或认识的绝地大都存在于此,只不过身份换成了西斯,绝地信条也换成了西斯信条。


当然这不是最要紧的区别……最要紧的在于他们可以自由结婚。这个宇宙的他曾经光明正大地和帕德梅在一起,而平日提到莎婷就打马虎眼的师父也不再遮遮掩掩……


也许西斯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糟?


安纳金立刻坐直上身,猛然晃动脑袋,恨不得一下子清空脑内的危险思绪。


他怎么能为西斯说话?他是绝地,永远不会投靠黑暗面。


“我得尽快找到师父他们,然后离开这里。”


安纳金自言自语了一番,决定去洗个冷水澡清醒一下。




驶入超空间的飞船正高速飞驰,不断有幽蓝色线条划过舷窗,映照船内。


“我们得尽快找到安纳金,然后设法离开,”欧比旺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,“我很担心共和国的战况。”


“就这么一走了之,不帮维达吗?”阿索卡努努嘴,在全息棋盘上落子,“我看他对付西斯还挺辛苦的。”


“我们不能干涉平行宇宙的进程,阿索卡,我们本就不属于这里。”


“我倒是想问科迪他为何跳槽,这不算干涉吧,将军?”雷克斯托着下巴想了片刻,然后落子反击。棋盘厮杀此时已陷入胶着状态。


“也许这个宇宙的科迪并不乐意告诉你呢……”


“科迪认识到了帝国的腐朽,策划暗杀皇帝,”维达疲惫地步入后舱休息室,在欧比旺对面坐下,“失败后他便投奔了我。现在他已经是义军重要指挥官。”


“科迪会去杀克诺比?”


雷克斯皱着眉头落子,他实在无法把这一点同记忆里的科迪联系起来。


“维达,这个宇宙的我是什么样子?”阿索卡轻笑两声,“邪恶的西斯学徒吗?”


“那我大概是帝国恶霸军官吧。”雷克斯大笑道。


“你们对自己的定位还挺准确,”维达也笑了,“没错,离开西斯前,我和阿索卡、雷克斯是叫人闻风丧胆的暴力组合。”


“那你又为何离开西斯?”欧比旺问道。


“因为师父让我明白了帝国的统治有多残暴,”维达脸上的笑容隐去了,“只有共和国才能让人民获得自由。我们必须消灭西斯,推翻帝国。”


“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,你能再和我说说这个宇宙的情况吗?比如西斯武士团的人员组成?”




tbc, or never tbc

评论

热度(47)

  1. 双子黄诗雨布洛涅大营菜地 转载了此文字